八月的最後一天,民宿好朋友阿古正忙著返回台灣工作的前置作業,散落在房間的行李逐漸成形,寄放在庫房的地方名產與瑣碎物品忽然不見蹤影,阿古說「明天傍晚的飛機,今天要把包裹寄出去,出清一切,就像不留下一片雲彩的自私般。」阿古總是愛對自己說笑,像是天塌下來的窘態也能夠自我化解。

 

消失後的阿古,當他又出現的時候,拎著兩盒號稱金門最新鮮出產的產品─「炸彈糕」,阿古說「來來來~~這兩盒是給你們工作夥伴吃!一個是酸白菜鹹蛋糕,一個是高粱布朗尼!」我們這群民宿夥伴們真的不知道金門在此刻「誕生」了新產品!對!沙美我家麵包生產的在地口感蛋糕,鹹蛋糕的氣質很像金門婆婆媽媽的熱情,一大片火腿肉與洋蔥柳鋪在蛋糕上,椒鹽的香氣帶著白菜的微酸,果真是鹹蛋糕沒錯!還有所謂的高粱布朗尼並不是含有高粱酒!而是高粱米的粉粒鋪在蘭姆酒調製的布朗尼身上,像是微醺的金門男孩,男孩的熱情羞怯在黑漆漆的body裡,鑲飾的高粱粒是一種優越身分的象徵,其實是想要當一個以酒為樂的知命男子!兩款蛋糕看似很金門,卻也很國際化,好不好吃就真的要看各位喜歡嘗新的夥伴們!到金門,現在不只有「傳統美食」,現在的金門可是新食材新樣式的新食代!

 

不得不提阿古對於飲食的追尋,追著金門新開的店家跑,尋著老老老老的在地味道口口品評,他說「說飲食很難,不能談自己的口味,輕重只是你自己的好惡,不可以談自己挑食後的品味,因為在你淘汰的不敢吃的討厭吃的東西中,就可能佔據很多美味,還有不必要選擇『絕對』的美好,因為飲食反映的是地方對於生活的需要,飲食不是用來惡鬥的!」阿古總愛在餐桌上談每次飲食的經驗,像他去南山閒逛巷弄的時候,遇到炊膨仔粿的阿姨便停下腳跟聊起金門的粿,「現在都用酵母,不用白殼,也比較衛生」「有番薯的膨仔粿是金門在地的特色」確實,阿古就曾經在《金門日報》寫過與台灣發粿(發糕)不同的地方,絕對不可以用台灣主體的想法的稱呼金門的東西!他還喜歡比較金門廣東粥(粥糜)與廣東的廣東粥、台灣的廣東粥,比較油條、燒餅、蚵仔煎、花生湯等等,在他筆下的飲食都好美,像是每一種宴會的開始。

 

2007年阿古第一次來到金門就住在小倆口民宿,陸續到金門做研究,也到小倆口當打工換宿的夥伴,還有一年的過年幫我們顧民宿大宅院喔!也難怪他對金門熟門熟路,總會在我們最需要的時候提供寶貴意見!現在阿古回到台灣喔!聽說在高雄與屏東的大學當助理教授了!真希望哪個有緣人可以認識他!可以聽他在不同地方的流浪故事!當然要吃台灣好料理也一定能從他的私房筆記中發現美好新事物!

 

照片說明:阿古&小倆口夥伴

未命名     

 

照片說明: 炸彈糕外觀

 未命名  

 

照片說明: 酸白菜鹹蛋糕

夥伴品婷吃過後說: 用兩層海綿蛋糕夾培根、肉末及金門當地酸白菜,吃起來鹹鹹甜甜,是非常創新又獨特的味道,吃起來很清爽!

未命名   

 

照片說明:高粱布朗尼

夥伴家軒吃過後說:吃多卻不膩,吃起來很扎實綿密,帶有一股淡淡的高梁酒香味,真的很特別!

 未命名  

 

照片說明:金門膨仔粿

 未命名 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笑盈盈 的頭像
笑盈盈

我在離島迷路的日子(從台北到金門的小倆口)

笑盈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